初凉JL

当下的每一秒都是余生最美好的一瞬。

其实最美好的东西我早已予你,你又何求其他。

不知道倘若突然消失,有几个人发疯般寻找自己。

距离里都是爱。



她总是那样特例独行,
即便受伤也独自舔舐。
外表似乎很独立,但是内心却是极度缺爱。
外表冷漠和不屑,却又自骨子里渴望爱情。
又有点惧怕爱情,因为不想成为谁的附属品。
如冰山般冷漠的姿态,让别人都不敢靠近、无法靠近,最终也放弃靠近。

谁还能看清谁的灵魂。

你转身之际便可把我忘却,我又何苦蹉跎青春相伴到老。

传说中的情人节。

好多人都问我,情人节怎么过。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过你妹呀。
其实早早就躺下来,无奈失眠。
其实这天不好过的,我都明了。
觉得自己有些疯了,相你妹亲。
承认吧你也寂寞着,孤独着的。

其实人是对陌生感有需求的,一定程度的陌生感令人觉得安全。

夜行动物。

记得大一那段日子,
虽不至于夜夜失眠,
却是夜夜难以入睡,
每天都是疲惫到不行才能够睡去。
貌似年少的我们都曾是夜行动物。
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年龄轻轻却经常颈椎痛,
视力和牙齿也越来越弱,
驾驭自己越来越不自如,
也许时光不仅摧残心境也残酷的吞噬身体。
晚安。

那个24岁的时光。

那天我们分手了。
想必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伤害没有怨恨。
依稀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他阳光温暖并且真实。
不明所以地我们就走在了一起。
而今不过是缘尽于此。
尽管自以为已放下,
却是深夜泪流不止。
只是我以为不在乎,
其实早已难已抽身。
希望散落天涯的我们各自安好。
——2014.02.03